主页--->m-morricone--000-->m-morricone-008

PC ENG
沉痛悼念音乐大师埃尼奥 莫里康内
1928.11.10---2020.7.6.
本栏目欢迎大家踊跃投稿,稿件请发到 qilingren@163.com 本站将如实和快速地编辑发表,谢谢
You can submit in English, please send to qilingren@hotmail.com. It will be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here. Thank you

我和莫里康内专栏-008

爱的致意

 
— 缅怀和纪念电影音乐大师 Ennio Morricone
作者 苏毅
2020.7.11 01:16:00

这篇纪念文章,是我在聆听埃尔加(Edward Elgar)《爱的致意》(SALUT D'AMOUR)音乐中写成的。

2009年我从北京回南宁工作和生活,此后在南宁做过很多期的关于莫里康内大师的音乐欣赏沙龙。但是缅怀一个人的纪念活动,只有在美国电影《死亡诗社》主演罗宾·威廉姆斯(2014.8.11)去世的时候做过。我对罗宾·威廉姆斯并不是很了解,只是电影中的死亡主题和诗歌,让我有一种冲动和表达。梭罗说:“死亡,是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特别是电影场景中主人公约翰·基汀引用惠特曼的《Captain!My Captain》“船长!我的船长”,那种失去精神领袖茫然无助的感觉。

2013年8月,南宁有人在微信中发起读书会活动。出于好奇,我参加了8月17日以AA制为模式的读书分享活动(感谢南宁有食堂读书会发起人娃娃提供历史资料和确切的时间点)。这种读书活动分布于南宁交通方便的咖啡厅、大型购物广场和私人会所之中,这是后来名声显赫的南宁有食堂读书会的前身——书籍,精神食粮也。可以有食堂食之、品之。

 

 
缅怀和纪念电影音乐大师Ennio Morricone
前排左一为作者,居中者为娃娃。娃娃身后是汤
苏毅  纪念莫里康内

娃娃的微信截图还记录了我的推荐书籍是显克微支的《灯塔看守人》,微信图五的汤是香港人,长期在南宁和纽约游走,从事海外留学中介。我跟汤说过,有机会到纽约,请你带我到布鲁克林大桥,那里对我有特别意义(《美国往事》的缘故)。有了读书会的平台,介绍莫里康内音乐成为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书友们因缘而聚,大都谈论小说、诗歌、散文、随笔和旅行,还有电影、音乐。最为有名的一次是2013年11月23日读书会举办的“书装欢享夜”书友聚会,活动在南宁市双拥路靠近南湖的钻石海岸二楼一个大型红酒庄内举行。

ENNIO MORRICONE
怀念 莫里康内

开场是由着各式奇装异服的书友走秀,背景音乐我特地选择电影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片头曲。当音乐响起,戴礼帽墨镜的打手陪同花枝招展的美女,跟随野狼嚎叫声逐一出场,现场观众笑成一团。电声乐器节奏强烈、均匀的旋律让走秀效果不亚于T型台,平添了幽默诙谐的气氛。后来很多书友举办活动找我索要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乐曲,询问方式都是:就是上次走秀时用的音乐。莫里康内大师作品影响力可见一斑。

在“书装欢享夜”表演环节,我将仓央嘉措诗歌改编成配乐诗朗诵《看与不看》,配乐是《我的青春》Metello:
你看,或者不看我,书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书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书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借,或者不借我,我的书就在书架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书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阅读,沉思  欢喜。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寂静  欢喜……

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反复练习第一、第二和第三段落的节奏和快慢,目的是要在乐曲高潮时我刚好高声朗诵到: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音乐随后递减时,“默然  相爱,寂静  欢喜……”刚好念完。

“书装欢享夜”书友聚会名声大振,这为来年“春天读书秀”4月27日在南国弈园举办奠定基础。那天美女帅哥如云,在背景板前频频留影,场地保安感觉眼花缭乱,问这是什么活动,好像也不是婚礼。

“春天读书秀”部分书友合影

南宁书友人物墙

部分南宁书友人物墙

南宁书友会

作者所在黄队书友致敬世界名画《克里斯蒂娜的世界》

 基于读书会的影响,南国早报邀请我每周三在该报《南国财富》周刊视听沙龙讲解电影,半年多时间先后做过男性、女性、爱情等专题电影欣赏,多次介绍莫里康内大师配乐的电影。

2015年3月21日,《电影往事音乐会》电影配乐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内作品视听专场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音乐厅举行。我下午飞上海参加该音乐会并与上海莫迷汇合,音乐会由上海新影轻音乐团演奏。演出结束后我跟黄凯、阿晖等通过莫迷网联组织、2009年5月12日人民大会堂埃尼奥·莫里康内中国首演音乐会结识的朋友及新朋友(人数太多恕不一一列举)与赵团长、袁副团长和王指挥散场后在田子坊饮酒交流。上海和长三角地区莫迷数量多、素质高,至今是“我们都爱莫里康内”微信群的主力。
这些年,南宁涌现出很多以电影欣赏为主题的私人会所,比较有名的是广西专业音响公司属下浩声音乐会所,我常在那里通过高端视听音响介绍莫里康内大师的电影音乐。位于邕州阁的邕州书院电影书房由电影发烧友主持电影讲座。南宁城市书房也不定期在不同活动空间放映电影。广西自治区图书馆因投影设备和音响升级,放映厅吸引了大量观众。南宁比较有名的影迷朋友圈有“电影赏谈沙龙群”、“影迷沙龙约约约”、“城市书房文化交流群”、“漓江书院新文艺俱乐部”等,每个群人数从200多人到500人的都有过,但这些群成员很少讨论莫翁作曲的电影,总之Morricone作品在南宁曲高和寡。
7月6日我们莫迷第一时间得知莫翁去世的消息,大家在群里一片哀嚎。我也迅速通过微信将噩耗告知杨大林老师。杨老师是中国最负盛名的莫里康内电影音乐终生研究者和传播者,他当晚罕见地跟我通了30多分钟的电话(直至最后网络连接中断)。杨老师感觉“天塌了,至少一半儿。……”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一直不敢相信。杨老师跟我通话的核心内容是他对很多听众(包括北京)不了解、不欣赏或者不懂莫里康内及其成就感到愤怒,对大师给予“后无来者”的评价。我理解他的意思可能是唐·陈子昂《登幽州台歌》所言: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他的心情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到了第二天,杨老师“尚未缓过来,……再联系”。他的文字和标点符号的使用,我立即想起弘一法师李叔同绝笔写下的四个字:悲欣交集。

南宁书友会

岳飞《小重山》有: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我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感知到杨大林老师对莫翁仙逝的刻骨铭心之痛。

2014年8月,在我和南宁市部分影迷追悼罗宾·威廉姆斯去世,观看电影《死亡诗社》的最后阶段,我特地引用惠特曼的《船长》(Captain!My Captain)作为结束语。刚好那天,朋友陪同电视剧《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孙膑、《司马迁》司马迁 的饰演者仇永力老师一同观看影片。很自然,仇老师亲自朗诵了惠特曼的《船长》:

啊,船长,我的船长!
我们险恶的航程已经告终,
我们的船安渡过惊涛骇浪,我们寻求的奖赏已赢得手中。
港口已经不远,钟声我已听见,万千人众在欢呼呐喊,
目迎着我们的船从容返航,我们的船威严而且勇敢。
可是,心啊!心啊!心啊!
哦,殷红的血滴流泻,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Ennio Morricone大师绝对是航行在电影音乐海洋中无可置疑的船长,我们永远缅怀、颂扬他带给我们莫迷的快乐和幸福。
我文章的标题“爱的致意”SALUT D'AMOUR也翻译作《爱的礼赞》,是英国作曲家爱德华·埃尔加送给他未婚妻的音乐作品。这也是我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Ennio Morricone大师无限敬仰和追思的时候,尚能找到的一种替代和安慰。

莫里康内音乐爱好者 苏毅
 于中国广西南宁

2020年7月10日夜

 
苏毅
苏毅:莫里康内爱好者联谊会会长本站编辑团队成员, 他和丁时瑀朋友同为本站建站最早“元老级”的成员。籍贯北京。1965年出生于广西环江县,1987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先后任职于广西大学林学院、西藏自治区一江两河开发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中国科学技术馆,中国科协信息中心,禾源环保公司、北京硕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现在广西南宁工作——现任华智体育产业股份公司策划副总监
配合此文主题,编者征得作者同意,在下面嵌入一个腾讯视频网页

杜尔塞·邦蒂丝《Amor a Portugal》葡萄牙之爱,莫里科内《西部往事》

如果您的手机不能显示这个视频,请打开这里直接到该站观看
站内百度搜索
 
 
 
 
eXTReMe Tracker
本站地址 http://morricone.cn
本站二维码  Home-mobile
信息产业部备案序号(2014): 苏ICP备11039856号 © 2015 hwg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