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m-morricone--000-->m-morricone-002

PC ENG
沉痛悼念音乐大师埃尼奥 莫里康内
1928.11.10---2020.7.6.
本栏目欢迎大家踊跃投稿,稿件请发到 qilingren@163.com 本站将如实和快速地编辑发表,谢谢
You can submit in English, please send to qilingren@hotmail.com. It will be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here. Thank you

我和莫里康内专栏-002

纪念莫翁逝世,有感而发
作者 张凌毅
2020.7.7 02:16:00
    昨天下午三点多,在朋友圈看到一条消息,莫里康内逝世,享年91岁。正如发圈的好友随图所言,年年有传言,而这一天终于是到来了。在维基百科等渠道确认后,在莫迷网联微信群还有自己的朋友圈中转发了纪念大师逝世的消息,便继续回到日常忙碌的工作事务中。
    终于把手头事情弄完,已经快十二点。回家路上,伴随着《西部往事》《美国往事》《教会》《镖客三部曲》《海上钢琴师》一首首熟悉的旋律,自己从日常事务中抽出来,在音乐中回忆往事种种。到家后,夜深人静,妻子孩子已酣然入睡,自己坐在书桌前,打开电脑,整理思绪,写下一些怀念大师的文字。
    仍然很深刻的记得莫里康内的电影音乐对自己的触动和震撼。其中对自己影响最深的,应该是大学时候看了莫里康内和赛尔乔莱昂内合作的《镖客三部曲》和《往事三部曲》。不管是《一把金币》里面冬木大叔撩拨的口哨声,《西部往事》的Hamonica的Theme,《美国往事》Noodles看到Deborah在磨坊里那一段舞蹈,《善恶丑》的那一段Ecstasy of the gold,充分调动了年轻时自己体内的荷尔蒙,看得是热血沸腾。而另一方面,《往事三部曲》剧情中表现出的那一个英雄和往事美好回忆终将退场,历史大车轮滚滚向前的主题,在莫里康内深沉婉转、广阔苍茫的主旋律配乐衬托下,更显现出了一种深刻的悲哀和无助。记得学生时代的自己,通宵看完这几部片子后,随着清晨阳光的升起,仿佛一下子长大了好几岁。这种感觉,随着岁月的增长,每每想起,体会则愈加深刻。这种音乐和电影结合带来的情绪起伏落差给自己的触动,是前所未有,也是后来也少能体会到的。这或许也是自己钟情于莫里康尼音乐的原因。
    而自己和莫里康内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近距离接触,要说起2009年大师来京那一场音乐会。那一天,终于得偿所愿,在人民大会堂听到了莫翁亲自指挥自己的经典电影配乐。随着一个个音符的响起,一幕幕的电影画面涌到自己的大脑中,仿佛置身于电影情节和现实的交汇中,记得当时是带着望远镜,泪水模糊了视线。而也是在这场音乐会上,见到了中国莫里康内乐迷网站的传奇站长韩站长,还有众多国内的莫翁乐迷,当时音乐会后,还发起成立了莫迷网联这个国内莫里康内爱好者联盟。
    然而,现实生活也正如《往事三部曲》一般,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09年以后,随着自己学校毕业,步入社会,成家立业。生活中的电影和音乐的场景也从宿舍到了电影院,从剧情片到了好莱坞大片。《加勒比海盗》、《复联》、《指环王》,眼花缭乱的特效与激昂的配乐,像是给生活加了兴奋剂。娱乐加上科技和传媒的力量,让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快到很难再慢下来,听一听古典音乐,扒一扒剧情片。莫翁的音乐,在生活中很长一段时间,都只剩下母亲手机里面《一把金币》那段口哨主旋律来电铃声。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整个社会高速旋转的节奏,让一切都慢了下来。而就在此段时间,收到了已年过8旬的韩站长的来信,机缘巧合的建了莫迷网联琴谱群,和往日莫迷网联又建立起了一种相对松散而适意的联系。自己平时也因为教孩子弹钢琴,能多一些时间去和孩子一起听古典,弹古典,也介绍给他莫翁的音乐。当然,莫里康内的音乐,对6岁的儿子或许还只能停留在对各种人声、乐器甚至是噪音的奇妙组合的新奇中。看他听音乐时的那种新鲜和好奇,就像是《天堂电影院》里面小时候的多多。希望他可以慢一点长大。
    最后说下十一年前那次莫翁来华期间,自己亲历的两个小故事,也算是对莫翁及其感染力的一个侧写。
    第一个是记得音乐会那天早晨,自己参加莫翁在音乐学院办了一个短暂的内部分享。最后问答环节,一个学生问到他怎么能把电影配乐做得这么到位。莫翁提到了要注意配乐的旋律对气氛的把握甚至是影响,然后就颇为得意的举了《西部往事》主题曲,两个六度和弦的应用,还当场哼唱了一段,5~3 4321 1~6~4 323。然后让大家体会5-3,1-6-4的这几个六度和弦带来的那种大跨度下对《西部往事》这部片子意境的烘托,反复强调了几遍。那种深入浅出的解释,加上分享小trick的俏皮,又最终像家里长辈一样的不忘叮嘱,让自己又敬又爱,真是感到,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第二个是记得音乐会的中场,上厕所回来看见门厅旁边孤零零站着个个子不高的大叔。有点眼熟也一时想不起来是谁。旁边还有阿姨很兴奋的跟他照相,他也很客气的答应了。结果返场结束后,听前排人聊天,才恍然大悟是原来是吴宇森。返场时候,当时80岁高龄的莫里康内,在全程起立的掌声中多次返场,最后是夹着乐谱逃跑了。正是这种谦和、低调和有些俏皮的性格下,流露出对音乐严肃和执着的追求,让吴宇森这样的导演和当天到场的一众明星大咖来莫翁的音乐会“朝圣”。这一点来看,莫翁不愧是大师的大师。
   如今,莫翁已离开了我们这个的世界,一个时代画上了句号。而他留下的这些宝贵的音乐,相信会成为他这个时代的见证和记录,并将作为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并一代代的流传下去。
01
2020.7.7 凌晨2点 于 上海家中
张凌毅 本站编辑团队成员
 
站内百度搜索
 
eXTReMe Tracker
本站地址 http://morricone.cn
本站二维码  Home-mobile
信息产业部备案序号(2014): 苏ICP备11039856号 © 2015 hwg 版权所有